10812月號 道 法 法 訊 (332)

DEEP & FAR

 

 

當世界發生碰撞時:打擊仿冒藥的智慧財產權和公共衛生意涵

 

周大鈞 專利工程師

•元智大學電機學系

•台灣科技大學電子所肄

 

假藥在藥品的身份和/或來源方面會被故意和欺騙地誤貼標籤。假冒產品既適用於品牌產品,也是用於學名藥,假冒產品可能包括含有正確成份或含有錯誤成份、沒有活性成份、活性成份不足、或假包裝之產品。

    雖然純粹智慧財產侵犯商標權之偽造可與在不安全醫藥上的公共衛生意義而上現在被稱為是仿冒同時發生,但這些問題在概念上是截然不同的,因此基於兩個原因,須如此對其進行處理。首先,與仿冒商品的一般爭議不同的是,仿冒商品通常僅限於補救權利人的經濟損失,仿冒藥物則涉及公共健康構成的威脅。從公共衛生的角度來看,藥品的品質的問題事關重要,而與普遍的法律定義相反,並非所有的仿冒藥品都涉及商標侵權。最值得住意的是,根據定義,學名藥與商標無關,是仿冒者的熱門標的。第二,在典型的商標侵權的糾紛案件中,在侵權事件中,權利人擔負採取民事訴訟。但對於仿冒藥品,須採取刑事措施,以恰當地阻止人們從事對公共衛生構成威脅之惡意行為。

然而,這些基本差異並沒有準確地反映在法律術語中。目前關於仿冒藥品的法律定義的主要問題往往是過於廣泛,詳言之,未能將私人民事商標侵權與蓄意的刑事假冒行為區別開來。例如,歐洲委員會的醫療犯罪公約,一項將製造和交易仿冒藥品刑事定罪的擬議條約,而規範假藥的問題,因此仿冒的偽造品一詞意謂著在身份和/或來源方面的虛假陳述。問題是,使用這種廣泛的條款允許民事商標侵權在法律的視野中,如同刑事仿冒,過去這種作法依賴於同樣廣泛的仿冒藥物法的定義,導致執法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