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12月號 道 法 法 訊 (332)

DEEP & FAR

 

 

連帶債務之成立不限於在債務成立時同時為之

 

 

蔡律 律師

臺灣大學法律學學士

臺灣大學法律學碩士

德國哥廷根大學法律學碩士

律師考試及格

產業分析師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362號民事判決(參見乙證9)謂:「甲協議書及乙補充協議書中,上訴人與羅德志2 人,雖未明示其為連帶債務人。…上訴人復於872月再出具承諾書,表明7日內提供加品公司執照影本,配合被上訴人辦理設定第二順位抵押權之債權範圍變更為『全部』,債務人並增加連帶債務人『羅田安』(上訴人)等字,復於同年月17日辦理抵押權設定契約書,載明『連帶債權人』老爺大酒店、互助營造公司、『連帶債務人羅田安』。可見債權讓與契約及甲協議書所稱之代償款,係指五信對上訴人之債權全額,上訴人自應負全部給付義務,上訴人就上開債務與羅德志負連帶給付責任。…按連帶債務之成立,以經債務人明示,或法律有明定者為限所謂明示,得以契約或由債務人以單獨行為為之,其明示之意思示,不以表示連帶字義,且不限於成立債務時同時為之,債務人其後有表示對該債務各負全部清償責任之明示者,連帶債務即可成立經核原判決以甲協議書及乙補充協議書,雖未明載上訴人與羅德志應對被上訴人2 人均負全部給付義務,惟依上訴人所書立之抵押權擔保契約,及所簽發擔保本票等情,可認上訴人就上開債務與羅德志已表明負全部給付責任,因認上訴人就系爭債務,應負連帶清償責任,經核於法並無違誤。上訴意旨再以上訴人於立約時,並未明示對於債權人負全部給付責任,且原判決認伊與羅德志等人於甲協議書及乙補充協議書所載債務「未明示其等為連帶債務人」、「未明載上訴人與羅德志應對被上訴人均負全部給付義務」,卻又認定伊對被上訴人之債務應負連帶責任,自有適用法規顯有錯誤情事云云,指摘原判決違背法令,求予廢棄,為無理由。」

    由上述可知,連帶債務之成立,不須債務人表示連帶之字義,且不限於在債務成立時同時為之。如債務人在債務成立後有表示就該債務對於債權人各負全部給付責任之明示者,即可成立連帶債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