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10月號 道 法 法 訊 (282)

DEEP & FAR

 

 

在聯邦商標淡化立法中之公司名譽權

Kristine Boylan

 

李翊群 程序三組副主任

.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學士

 

 

1921年時,Learned Hand法官提出將商標視為財產權的便利性,但重申此救濟僅限於消費者詐欺出現時可取得。商標法最盛行的理論顯然出現在1936年涉及單字「玻璃紙」的案件的意見中。該意見解釋:「原告之權利必須基於被告誤導消費者關於所售商品來源並因此搶走生意之作為之錯誤。這樣的權利並非僅僅基於文字或符號之權利,而是為防止詐欺之訴因。」

此外,財產權提議者太急著主張意圖不再是商標侵權的元素。例如,詐欺意圖與救濟賠償有關。某些現在的商標訴訟中的賠償金係以涉及過去與未來之詐欺意圖之理論為前提。取得侵權者獲利之賠償金通常需要證明詐欺或誤導消費公眾之意圖。缺乏詐欺意圖之清楚證明,則此商標原告通常無法權得此救濟。

這個相同的結論在判例法中是明確的,亦即意圖仍是元素。證明被告意圖藉其商標使用造成混淆,將導致已達到當代判例法中的混淆可能性標準的假設。[1]這個推論的邏輯是,如果被告意圖混淆,則事實上證明消費者混淆。就如同法院所述:「正是採用者的行為已顯示出他期待混淆及衍生利益。…如果證明這樣的意圖,就提高了詐欺與混淆結果之假設。

 

 



[1] 這個前提是如果被告意圖混淆,則事實上證明消費者混淆。「正是採用者的行為已顯示出他期待混淆及衍生利益。…如果證明這樣的意圖,就提高了詐欺與混淆結果之假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