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4月號     (264)

DEEP & FAR

 

 

商標與人權:

油與水?或巧克力與花生醬?

Megan M. Carpenter

 

蕭旭廷 程序二組副主任

.文化大學法律學系

.中原大學財經法律研究所

 

 

法國人權宣言部分效法美國獨立宣言,主張「在權利方面,人皆生而自由及平等」,並建立一系列廣泛的公民權,包含擁有財產的權利。然而,法國人權宣言並未被明確地支持。長久以來受到承認的差異因素對平等及基本人權的觀念形成巨大挑戰。基於種族及性別的偏見依舊存在;男性主導社會乃是基準,造成女性被認為係弱者或次等性別的概念。種族歧視也長久以來被堅持非白人即次等之傳統哲學家、科學家以及地理學者所支持。這種社會秩序造成可預估及穩定的結構,以及興旺的經濟;衛道者擔心失去從屬關係將會破壞社會整體,並且「嚴重地威脅引人忌妒的法律及命令條,以及在全世界任何時間及地點一再被證明的私人財產」。

    保羅 戈登羅倫(Paul Gordon Lauren)於其書「The Evolution of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中寫到,雙刀一般存在於人權的語言及視野,特別是財產權。幾個世紀以來,財產權已成為人權話語之基礎的以及固有的一部分,其鼓勵人們將其認為是完整和必要的:「所有公民權之中最為神聖的」以及「在某方面來說,甚至較自由本身更為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