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4月號 道 法 法 訊 (264)

DEEP & FAR

 

 

IN RE GLATT TECHNIQUES, INC.
新近案例中,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判定
專利訴願暨競權委員會未作出適切的
顯而易見表面證據                                   
                                    

 

吳佩玲 專利二組主任

.台灣大學農藝系學士

.台灣大學農藝所碩士

 

 

         

法院的判決:首先,關於顯而易見核駁,法院判定發明人的噴霧塗包括降低粒子聚集的元件- 防止該循環粒子過早進入該初始噴霧態樣的屏蔽裝置、且因此提供藉由該塗噴霧防止阻塞該噴嘴的該屏蔽裝置。亦即,儘管PTO委員會判定該資料包含了僅僅是藉由吹拂通過該塗噴霧聚集並分散該噴霧粒子清除阻塞的空氣壁或空氣爆的屏蔽,但該資料並不包含此種屏蔽元件。

其次,法院判定PTO委員會在要求發明人的輔助判斷證據包括數個實施例(一個是發明人的實施例以及另一個實施例是該資料中所教導者)中出現錯誤。一個公司會銷售包含專利授權發明的多個、多餘實施例的產品似乎是不太可能的。換言之,對於發明人的證據足以僅僅針對其售出的發明,並且只要所售出的是落在請求項範圍內

法院因此認定“[]為委員會關於其顯而易見分析的某些關鍵事實認定並不受實質證據支持,且由於委員會在依法判決請求項已是顯而易見的結論中犯錯,吾等撤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