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7月號 道 法 法 訊 (255)

DEEP & FAR

 

 

決定商業包裝功能性之舉證責任

Theodore H. Davis, Jr.

 

李翊群 程序三組副主任

.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學士

 

 

結果,他們必然的消極推論係在缺乏聯邦註冊時,由原告證明標誌有效性是必要的。與這個原則一致,無疑地,以下情事及在商業外觀之脈絡外:所有其他來源標識之原告負擔證明對合法有效「標誌」具可保護權利之責任。未註冊文字標誌之所有權人,例如,有義務證明識別性作為其表面上證據確鑿情事之一部分。[1]同樣地,證明原告之未註冊標誌未使用之責任並不落在被告;相對地,原告必須證明實際使用於商業所必須的量,以支持其侵權訴訟。

尤其因為在第7(b)條及第33條的意義中[2],功能性直接與標誌「有效性」有關,所以少數規則嚴厲地減少在商業外觀之脈絡中,聯邦註冊之證據重要性。

 

 

  



[1] 值得注意地,此規則全面適用於認為即使在有關未註冊商業外觀上,功能性仍屬積極抗辯事由之轄區。(「因為本案所宣稱的商標並未註冊,原告須負擔證明該[他們的]標誌不是不值得保護的通稱標誌之責任。」)(「證明其標誌是有效的商標及[]其未註冊標誌並非通稱的之責任在於原告...。」)

[2] 法院如認定特定的商業外觀是功能性的,典型地並未支持原告的標誌「有效」,而是之後基於功能論點而拒絕救濟。相對地,如果它是功能性的,「產品特色...不能作為商標」。(「一個圖樣不能同時被認為法律上是功能性的-亦即,不得享有商標保護-[充分具有識別性的]而可作為來源的指標。」)因此,非功能性是標誌有效性的必要條件,而不是對抗就已被判決有效之標誌之侵權指控的「抗辯事由」,或挑戰無關標誌有效性之註冊之論點。(「系爭商業外觀在此無效,「因為」它是功能性的。」)(「在缺乏有效的專利或著作權保護下,沒有一個公眾有或將有權利去複製之事物能成為有效商標註冊之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