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7月號 道 法 法 訊 (255)

DEEP & FAR

 

你的想法之一個評決?

什麼一個被控訴的商標侵權者的意圖

在混淆可能性分析中毫無地位?

Thomas L. Casagrande

 

吳晉晞 法務專員

    中正大學法律所

 

 

如之前所提出,許多上訴法院更進一步延伸,並指出只要有意圖就能夠創造此種推論。[1]

   儘管其承認意圖與消費者認知並無關聯,Restatement仍藉由表明其立場,即不法意圖之證據支持有混淆誤認之虞之推論「來正當化製造混淆誤認」。McCarthy採取類似的立場。當指出同有的緊張關係關於後使用者的心態與消費者心態的根本議題間同有的緊張關係時,他指出這並非時常,即一個經商之人有意開始以混淆消費者之方式從競爭者那邊轉移銷售,但卻是相當笨拙的,如其未能達到他的目標。Learned Hand法官1934年於My-T-Fine Corp. v. Samuel案的判決是經常性被援引作為提出此基本論述有發展性的判決之一。於My-T-Fine Corp. v. Samuel案中,一個商品包裝案件,Hand法官相信蓄意抄襲的證據將案件從非侵權轉為侵權,其理由:

 

 

 

 

 

 

 

 

 



[1] 請見例如Am. Rice, Inc. v. Producer Rice Mill, Inc., 518 F. 3d 321, 332 (5th Cir. 2008)(被告之意圖採用他們的商標是個關鍵因素,因為假如商標以從原告名譽取得利益之意圖方式被採用,僅此事實即可滿足證明有令人混淆誤認近似性之推論)Homeowner Grp., Inc. v. Home Mktg. Specialist, Inc., 931 F.2d 1100, 1111 (6th Cir. 1991)(假如當事人一方以導致混淆誤認之意圖來選擇商標,僅此事實即可滿足證明一個令人混淆誤認近似性之推論)First Brand Corp. v. Fred Meyer, Inc., 809 F.2d 1378, 1385 (9th Cir. 1987)(被告採用他的商品包裝之意圖是個關鍵的因素,因為假如商品包裝以自原告的名譽取得利益之意圖方式被採用,僅此事實僅即能夠證明有令人混淆誤認近似性之推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