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7月號 道 法 法 訊 (255)

DEEP & FAR

 

 

 
智慧財產訴訟改變的面貌(二十六)
 

 

鍾國誠 專利一組副主任

•台北工專工業工程學科

•台灣大學應力研究學所碩士

•台灣大學應力研究學所博士

 

 

如果所述公司輸掉了,則風險是什麼?用於這事情的訴訟預算是多少?這些相同的詢問許多必須一樣在被告方被探討。

還有,另一關鍵要素必須一樣是要瞭解你的敵手的目標。它們興訟的動機是什麼?所述敵手是直接競爭者或非從業實體嗎?通常,非從業實體們只是想要金錢。它們的商業模式是要控告許多人,且經常控告。它們不想要花錢訴訟。在另一方面,直接競爭者可能具有更多利害關係,或者正在尋求禁制令或增加的市佔率。確定你可能將對付哪種原告是任何有效訴訟戰略的基本組成部分。

最終商業決定

公司最終選定哪些戰術和智慧財產訴訟戰略不只是法律問題(法律上我們是正確的嗎?我們的勝訴機會是多少?)。因為經濟衰退和智慧財產訴訟(特別是專利訴訟案)的不斷增加成本,它現在更勝於以前最終是一種商業決定。

因此,在關於主張及抗辯的強度及實體上成功可能性的早期案件評估之後,所述訴訟的成本必須靠著可能來自決定進行、逃避或爭辯所達成的潛在風險或利益而被權衡。

在做出這決定中,必不可少的是所述公司具有智慧財產訴訟潛在和經常難以置信成本、以及由於所述訴訟案而在公司員工(文件收集、證詞、面談)上的侵擾和所將強加時間認諾的現實評估。

做出有資訊根據的決定將需要最差案例、最佳案例和負擔計算。對於可能持續幾年並支出數百萬美元的較大訴訟而言,尤其如此。所述計算將需要潛在訴訟成本和現實訴訟預算、以及潛在損害賠償金額和風險的相當詳細分析(例如,禁制令或往前進行的合理權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