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7月號 道 法 法 訊 (255)

DEEP & FAR

 

 

 

漫談現實生活中應有的法感(一一四)

 

洪順玉 律師

.高雄應用科技大學電機學士

.東吳大學法律學學士

.輔仁大學法律學碩士

.律師高考及格

 

 

狹義數罪併罰之有關事後併罰的處理細究前述學說上之爭議,主要的問題在於:應否於時間上限制數罪併罰的適用?如果不應限制,則不論何時,只要數犯罪間符合數罪併罰的規定,即應適用其法律效果;反之,不論是何種限制,一旦違反該限制規定,緃然數犯罪間符合數罪併罰之規定,亦無其法律效果之適用。究竟事後併罰應如何處理?於法制上應否限制其範圍?針對學說之爭議,立法例上對事後併罰之規定,即有參考之必要。

首先談未限制事後併罰之立法例,採單一刑罰原則之立法例,雖於根本上並不考量各種競合型態,而僅對競合問題作單一法律效果之處理;惟在此規範型態下,仍有針對事後併罰之問題,予以規定。按瑞士刑法第68條第3項:「因他罪已受自由刑之宣告,而對此宣告之前已有犯罪行為,亦應處以自由刑時,法官在定執行刑時,應注意不使其較數犯罪行為同時受審判時所受之刑罰為重。」與奧地利刑法第31條第1項前段:「已受刑之宣告之人,因另一犯罪而受裁判,自後罪遂行之時觀之,應在前罪程序中即已受判決,則宣告追加刑。」之規定,特別重視有無同時合併審判之可能性,就該等條文之反面解釋,如自後罪遂行之時觀之,在前罪程序中並無受判決之可能性,即不能適用數罪併罰之規定。換言之,其僅以「同時接受審判之可能性」,為適用實質競合法律效果之限制;不過,由於此種立法例並未限制事後併罰的形成,不難得知其承認:緃於前犯罪執行完畢後,前後二犯罪間亦有可能形成實質競合;此外,與我國刑法之牽連犯或連續犯不同,前判決之既判力,並未及於所有具備「同時接受審判之可能性」之犯罪。而在採區分原則的立法例中,亦有未限制事後併罰的規定。